汶川地震十年 百姓问责豆腐渣被灭音

news

汶川地震后参与救灾的民间组织受到官方排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因追究豆腐渣工程而被判刑入狱的四川作家谭作人。(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汶川地震灾区图片。村民谈起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512汶川大地震造成的伤亡程度,为当代世界地震史上所罕见,也引起了民间及学者的反思。其中包括现有的预警机制是否有效、城镇选址及房屋的抗震能力等。多年来,民间人士敦促当局彻查校舍豆腐渣工程,不少人却身陷囹圄。当局对地震专家的呼吁及建议,视若无闻,而曾经引发了中国甚至世界强烈关注的民间行动,则在汶川地震之后渐归沉寂。汶川地震造成约十万人死亡及失踪,37万人受灾,其中究竟多少属天灾,多少是人祸?官方与民间有着截然不同的立场。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当时公开表示,一定要追查豆腐渣工程,追究责任人。但三年后,温家宝重临灾区,对“追究责任人”只字不提,却说“灾后恢复重建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地震后,官方和民间对汶川地震所造成巨大灾难的成因,做出反思,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徐锡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至少有495个地震断层带。他们在人口集中的21个大城市进行地层活动断层带的研究,已经把它们的准确位置勾画了出来,建房时可避开活动带。在地震断层带两边宽200米的地方只建绿化带,不准建楼房。三十年致力于地质遥感和环境遥感勘测的退休工程师陈荫祥曾对本台记者表示,地震灾区的学校在建造时,存在很大的问题:“咱们国家大量的楼房有很大的问题。豆腐渣工程很多的,这个豆腐渣工程要好好查一查,因为我们在汶川地震就感觉到学校,为什么学校里边死了很多小孩?就是由于豆腐渣工程,它本来设计要用10根钢筋的,结果就一两根,它不倒才怪。”民间地震研究者张德亮认为,目前中国许多城市的建筑质量存在大量问题:“我认为好多二层楼的小楼房都是建的悬空状的,下面没有什么建筑结构支撑,像这样的建筑是很危险的,根本抗不了什么(地震),别说八级地震,就是六级地震也难。”张德亮表示,他曾准确预测到512地震,青海玉树地震,当年曾通报四川省地震局,但无人采信。他说:“因为我只是一个民间的,只是对地震的预测做了一点点的工作。现在政府还不知道我,有我这个人存在。5.12,青海玉树的‘4.14’地震,还有(西藏)当雄(5.2级地震),我们都是有准确预测的。”据百度百科介绍,张德亮自主创新的地震数字信息预测法在2008年度得到了成功的验证,中国地震局预测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汪成民,对张得亮的预测方法进行了确认。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作为典型案例收入了他们的调查被告《5.12汶川地震预报回顾》。512地震后,中国改善了地震预警机制。官方称,可抢在地震波传播到设防地区前,向设防地区提前几秒至数十秒发出警报,以减小当地的损失。政府也对城镇选址进行了重新评估和作出指引。不过,对于民间提供地震信息预测以及救灾,官方则采取了完全排斥的态度。例如,汶川地震之后的四川雅安地震及甘肃地震,各地政府地方官员设置各种障碍阻挠民间救助团体或个人前往灾区,拒绝民间NGO组织介入,所有来自民间的捐款由中国官办的红十字会代收。山西一家商贸公司的负责人张润香对记者说:“我们在汶川地震捐了200万元,捐给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用于汶川地震的残疾孩子,让他们有一技之长,自食其力,这几年因为国家的体制问题,我们现在也是苦苦的支撑着”。绵竹富新二小地震遇难学生家长桑军对本台说,即便是民间个人提供的救助,也被禁止:“现在我们不敢接受你们(海外)的物资,因为昨天你们的报道登出来之后,有网友对李艳家庭给了一些救助。今天当官的又把我找去,所以我现在不敢和你们接触,这两天,我的压力太大了,随时有国安的人来找我的麻烦”。中共官方公布,在汶川地震中,全国共接收国内外社会各界捐款物总计593亿元。但其后四年来,未见官方公布地震捐款数额。期间捐款被滥用,甚至贪污的情况时有所闻。据报道,汶川地震灾后重建中,部分单位违规建设豪华办公楼现象屡屡频发。关注512地震豆腐渣学校和学生死亡人数的四川作家谭作人,不久后被判刑入狱。四川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当年带人率先进入灾区救灾,目前则被羁押,黄琦母亲蒲文清申请为儿子取保候审,遭到拒绝。另一位曾协助地震灾民的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去年被成都武侯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目前仍在服刑。大批当年率先进入灾区,向全世界报道灾区状况和组织救灾的非政府组织人士遭当局约谈甚至警告。中共官方的作法,从2013年4月四川雅安地震可见,产生了明显的效果。2008年的汶川地震,香港特区政府拨出90亿港元赈灾资金设立基金,帮助支援当地的灾后重建工作,而民间捐款更达到130亿港元。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之后,政府一亿港元的捐款遭遇“难产”,民间捐款数额也大幅减少。香港红十字会在雅安地震发生后两周仅筹得1200万港元捐款,金额只有5年前汶川地震的百分之一。中国刚刚成型的民间社会,以及各种民间自救和自救组织雏型,也在汶川地震之后被中国政府压制而逐渐沉寂。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Source: 汶川地震十年 百姓问责豆腐渣被灭音